创新发展的广东实践:迈向国际化“创新雨林”
来源:更新时间:2017-02-20 10:58:32点击次数:379
      这是一个把钱变知识的过程: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超2000亿元,有效发明专利和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连续15年全国第一,技术自给率71%。

  这是一个把知识变钱的过程:2016年广东高新技术产品产值5.9万亿元,比上一年增长12%,科技进步贡献率超57%。

  这是2016年创新发展的“广东年报”。

  回望来路,改革开放以来就在市场大海里游泳的广东,创新始终与市场紧紧相拥。

  放眼前方,作为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广东已向国际化“创新雨林”迈进。

  同步、半步、三步:

  构建“创新金字塔”

  开年第一个工作日,佛山精铟海洋工程公司总经理吴平平拿到了2016年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证书,这是对“中国人自己的自升式海上钻井平台升降系统”的嘉奖。

  和他一起获奖的200多个项目中,企业得奖的超过一半。广东高新技术企业去年增至近2万家,跃居全国第一位。广东新三板挂牌企业累计超过150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达634家,众创空间超500家,这几项数据均居全国第一。

  成千上万的科技企业及其成果转化,使得广东产业与科技发展始终保持同步。

  “高新技术企业以及数量更大的中小科技企业已成为创新发展的主力军,构成了创新的基石。”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张思平说。

  对于从美国归来的烯湾科技带头人邓飞来说,要超越乃至颠覆的是当前依然具有高科技优势的碳纤维技术。“虽然目前全球尚未形成碳纳米管纤维及复合材料行业,但学界普遍认为这是下一代新材料,我们就是要比现有科技领先半步。”

  类似于烯湾科技,一批引领性技术、战略性新兴产业在不断成长。广东企业拥有的石墨烯太赫兹芯片、柔性显示等技术处于全球领先水平,华为短码方案成为全球5G技术标准之一。

  未来之门是靠创新打开的。既要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更要种在地里。一些基础研究可以说领先了三步。东莞今年底将建成散裂中子源科学装置,中山大学正在加速推进引力波探测工程。

  “从科技、高科技,到硬科技、黑科技,一个创新金字塔排列图正在广东形成。”广东省科学院院长廖兵说。

  双子星驱动珠三角:

  “三个面向”塑造持续创新

  提及创新,人们都知道这里有两座高峰:广州、深圳,双子星并立。广东华中科技大学工研院副院长张国军说,如今,东莞、佛山等城市也纷纷“冒尖”,形成以双子星引领、珠三角为主体,带动整个广东协同创新的格局。

  今年1月,来自东莞的智能手机OPPO打破了一个由iPhone保持的纪录。OPPO最新单品月销量突破300万部,成为国内手机市场上单月销量第一的机型。

  OPPO公司副总裁朱高领说,4000多人的研发团队瞄准的是年轻用户群,比如屏幕的边框,越窄就越具美感。“边框缩小0.5毫米,换来的却是数千万用户的认可”。

  市场驱动力量还来源于科技金融的活跃。珠三角备案创投机构超过2000家,管理资本规模1.1万亿元,商业银行也踊跃开发了一批适销对路的创新金融产品,如建设银行去年发起成立首个业内科技金融联盟,综合融资投放千亿元。

  “创新企业是价值高地,金融机构应该围着它转,我们可以把五个指头形成一个拳头,汇聚创新合力。”中国建设银行广东分行行长刘军说。

  在国家的创新版图上,珠三角被定位为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广东的创新一直是以企业为中心,从一开始就是面向市场、面向需求、面向用户的,形成了持续创新的闭环。

  “卖出去”与引进来:

  到外海去游泳

  世界目光再次投向中国无人机领域。

  今年7月迪拜将成为全球第一个允许载客无人机运营的城市,采用的正是中国的“亿航184自动驾驶载人低空飞行器”,由总部位于广州的亿航智能技术公司自主研制,被称为“中国的特斯拉”。

  来自广东的核电设备“远嫁”欧洲。东方电气重型机器公司的低压加热器近日在广州装运出口,将用于法国电力集团核电站的设备更换。

  飞行器翱翔、核电走出去、向全球输出5G标准……在创新驱动的强劲拉动下,越来越多的广东企业“卖出去”,到外海去游泳。

  在全球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中,广东企业累计在境外设立各类研发机构246个,主动融入全球创新网络。

  华为8家海外研发中心分布在德国、瑞典、美国等地,TCL在硅谷、巴黎和香港设立了3家研发中心,美的投资30亿元在美国建立研发中心。

  海纳百川,有容乃“新”。广东各地还在积极引进来,打造创新人才集聚高地,目前已与40多个国家建立了科技交流与合作关系,签署50多项合作协议。中国—乌克兰巴顿焊接研究院(广州)、顺德中山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联合研究院、揭阳中德金属生态城等国际合作已日臻成熟。

  “国际范”的创新团队越来越多地选择到广州、深圳等地追求梦想。广州去年颁发1200张“人才绿卡”,6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此工作。旨在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孔雀计划”已为深圳引来600多只“金凤凰”,其中超八成拥有海外博士学位。

  “没有开放的创新,不是真正的创新”,广东省科技厅厅长黄宁生说,“广东走的正是一条开门创新的路子,把全国、全球的创新资源集聚起来,厚植雨林式的创新生态圈。”新华社广州2月20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