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深科创走廊如何借力 金融打造中国版硅谷?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更新时间:2018-05-08 15:12:58点击次数:3991
转载分享:
0
     今年是金融危机过去的第十个年头,也是广东践行总书记嘱托,奋力实现“四个走在全国前列”的开局之年。在我国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之际,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如何打造一个更好支持现代化经济体系发展的现代金融四梁八柱,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广深科创走廊全面发展,是我省抓住下一轮新经济发展机遇的重中之重。

  3月底,南方日报记者深入纽约、波士顿、旧金山、伦敦、法兰克福、慕尼黑、新加坡、香港等全球金融中心,采访来自全球金融机构、交易所、监管机构、高校研究院等超过50位负责人,探寻全球金融中心服务经济发展的秘诀。

  从5月8日起,南方日报、南方+新闻客户端、南方英文网、今日广东将通过报、网、端联动,连续刊登“寻找广东金融四梁八柱”系列报道,从全球先进金融中心的发展经验入手,探寻打造广东现代金融体系“四梁八柱”的密码,为广东经济发展构建更有效的现代金融体系建言献策。敬请垂注!

  硅谷,美国西部一狭长的走廊地带,全球的创新中心,分布着谷歌、苹果、脸书、特斯拉等科技巨头。依靠着风投与证券交易所的“双引擎”,硅谷孵化着让全球经济提速的创新火种。远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南部广东,也正在打造中国版的硅谷——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这条长达180公里的创新轴线,是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一核。

  毗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背靠广东制造业大基地,坐拥国内广阔消费腹地,广深科创走廊在起步时需要怎样的金融体系与之匹配?今年3月,南方日报记者奔赴美国旧金山、纽约、波士顿,试图寻找支撑创新经济发展的金融体系四梁八柱。

  以风投为中心的金融生态圈造就了硅谷

  斯坦福大学西侧,就是硅谷著名的沙丘路,这里是全球风险投资公司的聚集地。短短两三公里,密布着300多家风险投资机构,掌管着2300亿美元的市场,风险投资金额占据美国的三分之一。仅在沙丘路3000号这一栋建筑中,就容纳了20余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

  创办了两家科技企业的斯坦福终身教授崔屹告诉记者,每周沙丘路上的风投公司都会来学校交流,他创办的第一家公司安普瑞斯(Amprius)获得的风投资金就来自沙丘路。

  20世纪50年代末,硅谷风险投资开始兴起。从诞生至今,硅谷一直站在产业变革的前沿,以风投为中心的金融创新支撑体系功不可没。旧金山对华办公室执行总监赵翠薇(Darlene Chiu Bryant)表示:“从金融业态来看,硅谷的风险投资是发展得最好的。”

  根据硅谷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今年1月发布的报告,2017年全年美国风险投资总额842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投资集中于硅谷所在的美国西海岸,投资总额和投资数量分别占总量的40.3%和55.4%。

  企业获得风投而成长,资本追逐回报而流动,二者相辅相成。硅谷坐拥谷歌、思科、特斯拉和脸书等数十家科技巨头和互联网新贵,形成了创新企业集群。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投资人,硅谷的投资人大部分是企业高管出身。在旧金山大学教授邝铁诚看来,投资人还是企业的导师,带来更多资源。“脸书诞生在哈佛大学,发展壮大却是在硅谷,这就是很好的例子。”

  风险投资,也直接带动了硅谷的产学研一体化发展,合力助推硅谷登顶世界级科创中心。目前,旧金山湾区有包括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内的5所研究型大学。

  “硅谷风险投资的介入,使得这里产学研一体化发挥得淋漓尽致。”崔屹表示,学校有专门的科研成果转化办公室,帮助教授的发明专利从学校转移到企业。据统计,斯坦福大学科研项目有关的产值占硅谷总产值超过50%。

  风险投资、创新企业集群、产学研一体化这三股力量融汇交织,共同打造出了硅谷独有的金融创新支撑体系。

  正在建设中的广深科创走廊,与硅谷有很多相似之处。沿广深轴线长度约180公里的区域,横跨广州、东莞、深圳三市,集聚了人才、技术、资本等创新要素,涵盖了广东六成以上的高新技术企业,华为、腾讯、大疆创新等多家明星科技企业扎根于此。

  去年12月,《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正式印发,计划到2050年建成国际一流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打造中国版硅谷。

  广深科创走廊起步之初,如何吸引全球资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汉斯商学院教授张小军认为,应该发挥产业和区域优势打造具有自己特色的金融创新支撑体系。“金融是跟着实业走的,传统优势产业与现代技术结合发展。应该在制造业产业优势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区域优势两个方面发力,形成独有的金融创新支撑体系,而不是简单复制硅谷。”

  改变规则争夺“独角兽”

  交易所撬动创新经济

  美国东部时间3月27日上午9:30,随着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按下纳斯达克上市“敲钟”的电子按钮,一场动漫“快闪”在纽约时代广场街头上演,国内知名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对于哔哩哔哩,未来需要更大的平台、更强的杠杆、更高的品牌知名度。”陈睿的话,道出了不远千里前来纽约寻找资金助力的全球创新企业的心声。

  打通资本市场通道,是创新经济发展壮大的重要一环。根据硅谷银行的最新统计,过去10年,纳斯达克所有上市企业中,创新企业市值占比达六成,纽交所也超过五成。而深交所创新企业市值占比不足两成,港交所、上交所更低。

  纳斯达克为什么是创新企业的首选?“为了服务不同类型的创新企业,纳斯达克不断进行市场分层,我们放松了对净利润的要求,以公司市值、现金流和营业收入作为衡量指标,这种机制创新使得一大批具有高成长性的公司登陆资本市场。”纳斯达克亚太区主席、资本市场和新挂牌业务高级副总裁罗伯特·麦科契(Robert H.Mccooey)表示。

  浦发硅谷银行发布的《2018中国科创企业展望》显示,51%的中国科创企业将上市视为长期退出战略。这个比例虽然与去年(59%)相比有所下降,但不可否认,上市依然是绝大多数中国科创企业首选的退出路径。

  事实上,全球证券市场正在主动改变规则,积极融入创新生态圈。4月初,瑞典音乐流媒体公司声田(Spotify)在纽交所直接上市。这是纽交所针对独角兽企业修改上市规则后,首家不发行新股、不通过承销商直接上市的大型独角兽企业。

  在大洋另一边的粤港澳大湾区,背靠港交所和深交所,创新与资本市场对接有着比硅谷更便捷的优势。4月,港交所连发三招吸引创新企业赴港上市——允许未能通过主板财务资格测试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接受采用同股不同权架构的公司赴港首次公开募股(IPO)。深交所也宣布,即将推出针对独角兽企业的中国存托凭证(CDR)。

  “美国的交易所层级很多,对于资质稍欠缺的企业,还有柜台市场(OTC)、粉单市场(pinksheets)可选择。”对于广深科创走廊的发展,长期研究美国资本市场的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金融助理教授王宝链认为,除了全国大型交易所,区域股权交易市场对创新企业发展同样重要。

  一直以来,广东区域股权交易市场由于企业体量小,交易规模和发展受限。王宝链建议,可借鉴美国的柜台市场、粉单交易所,增加中介机构以活跃市场。“比如引入做市商,让其做交易匹配工作。时间一长,做市商会成长为市场专家,既掌握信息又可以比较公允地兼顾买卖双方的利益。”王宝链建议。

  银行转型、基金引路

  传统金融为新经济变身

  支持创新发展,传统金融的转变同样重要。与美国以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结构不同,我国间接融资比例仍然较高。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地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显示,今年一季度,广东省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5754亿元人民币,其中人民币贷款增量5643亿元,占比近95%。

  在记者跨国调研期间,浦发硅谷银行深圳分行获批。该消息让远在美国办公室的硅谷银行首席执行官兼总裁格雷格·贝克(Greg Becker)激动不已,他期待着将硅谷的探索经验应用到广东。

  格雷格·贝克认为,银行要服务创新经济必须转型。“在美国有超过五成由风投支持的公司是我们的客户,超过六成的风投公司也是我们的客户。我们是这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格雷格·贝克说,当一家公司想要筹资时,硅谷银行除了贷款,还会调动各种资源和渠道助推公司发展。

  此外,传统信贷支持政策也可进一步改进,如简化应收账款、知识产权抵押,简化创新企业贷款审批和发放流程等。“在美国,企业可以直接从银行获得五百万到一千万美元的贷款,并可自由支配。”他建议,不妨允许创新企业更加自由地支配其从银行获得的贷款。

  “我理解监管层担心资金流入到房地产等领域,但在我看来,科创企业是与众不同的。如果对所有企业都采取同一种管理方法,那将极大地限制创新企业的发展,必须有单独针对创新公司发展的投融资政策,帮助它们更快地成长。”格雷格·贝克对此深有感触。

  除了银行,创新成长基金在调研中也被多次提及。张小军表示,虽然硅谷并没有创新成长基金,但对于新兴创新中心,设立成长基金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张小军认为,“从无到有”需要一些原始动力,先把“雪球”滚起来,可吸引足够的公司和人才前来。“粤港澳大湾区有很好的优势,政策不妨稍微倾斜一点,鼓励创投基金设立。”张小军补充说。

  南方日报记者 黄倩蔚 彭琳 唐子湉 郭家轩 唐柳雯 张俊 龙金光

  实习生 李艺丹 赵永成

  策划统筹:谢思佳 刘江涛 谢美琴 罗彦军 张莹